退休那一天
发布时间: 2019-07-17 20:16:47     作者:曹文莉      来源:410彩票送彩金网      点击次数:

老赵在工作面静静地站着。听听割煤机的轰隆声,抬头看看上方的支架,又对着自己手上的评估表把工作面的情况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遍……
  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上完夜班的老赵坐着猴车出井了。又潮又黑的黄色工装包裹着他,脸上浮着黝黑的煤尘以至于别人只能大致看清他的五官轮廓,路过的工友和他打招呼,他腼腆地笑着,露出两排大白牙。
  “老赵,你这快熬出头了吧?”井口验身房的老王看着他问道。
  “呵呵,这就要退了,你也快了吧?”老赵笑了笑说。
  老赵今天并没有急着去澡堂子洗澡,而是和一些等时间的工人一起把胳膊抻展,仰靠在井口广场的台阶上闲聊。他抬头望着天,阳光很温和,可是对于刚出井的人来说却是格外刺眼。他努力眨着眼睛,想尽快适应外边的光线,却不料空中的煤尘落入眼中,不能用满是煤泥的手揉,他只能更用力地眨巴着眼睛……
  拖着疲惫的身体洗了澡,换下那身皮,老赵穿上了自己的干净西装和锃亮的皮鞋,像换了个人似的。
  他回到安监处交待好自己的工作又一屁股坐了下来,班上的人笑着问他:“你这最后一个班了,还不早点回家找老婆报到?”老赵笑了笑,一边给大伙儿散烟,一边说:“你们懂啥,刚出来我歇会。”他点燃手中的烟,烟雾缭绕中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一丝落寞。
  香烟还在燃着,门口那个探了几次头的身影却让他噌的一下坐直了。老赵一惊,心想:“咋今儿这日子遇上他了,这都多少年没见过面了。”
  老赵说的这人叫李贵,和他是一个村儿的,比他小十来岁。那年李贵刚分配到矿上,就紧赶着来投奔他了,和他一样住单身宿舍,最常和他说的话就是:“老哥,咱两可要相互招呼着。”
  说来惭愧,当年他年轻气盛,总觉得自己当个安全员是很了不起的事,加上责任心重、性子直,本就应该铁面无私的活他更是干得一丝不苟。
  再说说李贵,当年他在井下违章了,不记得是啥原因了,但总归不是小事。老赵二话不说就开了罚单,丝毫未讲情面,气得李贵扭头就走了。
  打那时候起,李贵再也没有理过他,紧接着他们各自成家、买房、生子也基本上再没有来往,特别是后来李贵调到别的矿上班,见面更是少了。说来搞笑,俩大男人别别扭扭的,老赵想说的话一直没有机会说出口……
  老赵心想,行吧,我比他大,不和他计较,还是我去问问吧。老赵掐了烟走了出去。
  “小李,好久不见,你有事啊?”老赵问到。
  李贵笑了,说道:“咱哥俩坐会?”
  老赵转头又一次看了眼自己待了三十几年的地方,和兄弟们说了声:“走了啊。”就和李贵离开了。
  矿上的一间小饭馆里,李贵沉默着给老赵倒好白酒,又沉默着坐下来,好一阵才断断续续地开口解释到:“老哥,这些年咱都没咋见面,一直是想给你道个歉的……”
  这时候老赵才知道,原来,李贵那时候年轻不懂事,自己都给他开罚单了,他还是没有引起重视,干活又没有敲帮问顶,结果,石头正好掉下来,砸伤了右手食指,再也好不了了。
  李贵后悔当初没有理解老赵的一番苦心。对他说:“当年我做错了,还怪你小题大做,不招呼老乡,后来伤了手才懂,这安全真的是无小事,从那以后,我就特别注意了……今天也没啥事,就正好听说你要退了,来看看你……”
  老赵想了想,觉得自己当年的态度也是严厉了些。于是和李贵说:“也是哥不好,当时我年轻,气性大,看你扭头走了我这脾气也没压住。当年我要是多说几句,你这也不至于,哎,不说了,都过去了……”
  推杯换盏间两兄弟释怀了当年那件事,老赵又不厌其烦地和李贵说,这些年他也在慢慢学,就算这安全员必须铁面无私,也应该耐心点,毕竟都是为了安全。紧接着他又热情地和李贵分享他这些年上班的经验教训……
  突然老赵手机响了,他一拍脑门,想起来自己下班这么久了还没和老婆报平安,而且,还说好了今天去外边吃顿好的,迎接退休新生活呢。
  “走走走,换场子了,哥带你去见见嫂子,这么久了,她也经常念叨你呢,家里还有我新买的好酒呢……”他带着李贵急匆匆地往家赶去。
  路上老赵抬头看看天,早上惆怅的心情突然不见了,这阳光一点不燥,温暖得刚刚好。他心想,这一天过得可真有意义啊……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柳湾矿)

责任编辑:赵超

版权声明   |   隐私与安全   |   常见问题解答   |   咨询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8009号-3

版权所有©410彩票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