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报:汾西矿业设备修造厂退休老党员陈友三一颗红心向党生
发布时间: 2019-08-29 16:35:16     作者:赵秋艳      来源:中国煤炭报      点击次数:

在84年的人生中,在成为党员62年的时间里,“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没有人知道陈友三在心中叩问过自己多少次!

                                  ——题记

“我是党员,我要带头做表率。”

“我是党员,我不能无动于衷。”

“我是党员,我要为人民服务到最后一刻。”

岁有不及,言犹在耳。

2016年,81岁的陈友三应缴党费216元,他交了1216元。

2018年,83岁的陈友三应缴党费240元,他交了1240元。

2019年,84岁的陈友三应缴党费240元,他交了2240元。

“我老了,我没办法再给国家干活了,我想多交点党费,多尽一份心!”当陈友三这位老党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84岁的他像极了年少的孩子,眼神诚恳而清澈。无数的孺慕之情,无数的坚守之意尽在其中。

“我要做党员,我只相信中国共产党”

“不能让后代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是中国共产党让我过上了吃饱穿暖的好日子,我只相信共产党!”

这是陈友三入党的初心。

出生于1935年的陈友三,少年时经历了缺衣少食,父亲离世,被迫流浪的生活。他对生活全部的要求是可以吃饱饭、可以不流浪,如果可以上学念书,那便是实现了人生至高的理想。

“1943年,我9岁的那一年,老父亲生病去世,母亲因家里交不起日寇公粮,被抓进了看守所,被村里担保出狱后,为躲避向日本人缴纳公粮,母亲带着三姐和我成了难民……”

回忆起幼年时的经历,老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些曾经的苦难,留在这个耄耋老人的记忆深处,每每想起都恍如噩梦。

“1949年,灵石被解放,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村里成立了互助组,15岁的我成了互助组的成员。”

“16岁那年,我的母亲坚持让我去读书,学知识。和学校说明情况后,学校给了我半农半读的机会,我命好,高小毕业正好赶上煤矿招收机电学徒工,我通过考试成了一名工人。”

再忆当年种种,老人嘴里始终念叨着一句话“有国才有家,有国才有家啊!没有共产党,不会有新中国,更不会有我们今天的生活。”

加入中国共产党,做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成了陈友三的“执念”。

1957年,陈友三在多年的努力后,终于如愿。

“只有中国共产党是一心为人民的,只要党需要,我什么都能做!”陈友三怀揣着这样的信念,在长长的人生路上步步留痕,践行自己入党的初心。

“我是党员,我不能无动于衷”

“努力学习、勤奋工作,我要为党为国家,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这是陈友三做事的初心。

从1953年参加工作,到1995年退休,43年的工作生涯,陈友三师傅在一步一个脚印的工作中完成了自己对党性的打磨和升华!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机修厂的建设中,是陈师傅为自己做出的人生抉择;为国家、为党做一颗有用的螺丝钉,是陈师傅对自己几十年不变的要求。

在那段困难的日子里。

“你是党的一个好苗苗,是个大公无私的好青年……”

“你要努力学习建设祖国的本领,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老领导的殷殷嘱托,老前辈的谆谆教诲,无数次叩问着陈师傅的初心。

而方志敏同志的狱中遗著《可爱的中国》更是像指路明灯那般,让陈师傅在人生道路上越走越坚定。

1971年,集团公司所属各矿恢复生产,急需配备一台车床,国家在调拨困难的情况下,让机修厂自主试制。陈师傅成功地用通过改进的三米刨床,刨出了四米长的床身,保证了第一台630车床试制成功。

1973年,六米龙门刨床进厂,接着要干7台630车床。在厂里没有大型磨床的情况下,陈友三采用增设磨头的办法,代替了大型磨床,加工出床面。而因为床身的硬度不够,陈师傅又经过不断地尝试,做了3-5伏800—1500电流的变压器,通过用铜轮碾压,达到硬度标准。

1974年,陈师傅又用废旧车床改制成开槽机代替了铣床。

1983年,为防止瓦斯事故,煤矿企业要上马皮带运输代替铁皮槽,而皮带运输需要大量当时市场上买不到的托辊。机厂每天只能生产几十个,远远无法满足生产需要。这个时候,陈友三在党员信念的鼓励下,又一次站了出来。

论文化,陈师傅是个小学生;论技术,陈师傅只是个普通刨床工。而就是这个学历不高、技术不强,脑子里想一点就做一点的陈友三,在两个月后,试制成了自动切管机。自动进刀,自动退刀,自动卡紧的自动切管机不仅节约了人力,而且每班能切290根,每天三班能切720根,省力省料。

而在领导表扬他的时候,陈师傅却将这些白天黑夜的日子换成了一句话:“我是党员,这种情况我不能无动于衷。”

此后的日子里,上马中频炉、精密铸造、轧钢等项目,没人才,陈师傅上;革新液压无声铆枪,没人行,陈师傅来;水玻璃生产,效率不高需要改进,陈师傅行;大大小小十几个革新项目,陈师傅默默坚持,却从未多言,更没有向厂里要过一次奖金,争取过一回补助。

“我是党员,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陈师傅就是这样的坚持。

“我是党员,要为人民服务到最后一刻”

“我是党员,党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趁我还能干,我就要为人民、为国家服务到最后一刻。”

这是陈友三作为一名有着62年党龄的老党员不变的初心。

从黑暗里走过的人,才对光明有更执着地追求。一路从旧社会跋山涉水,艰难前行至此的陈友三师傅,80多岁的高龄,依然是风风火火的样子,一股子精神气儿让他在同龄人里总显得与众不同。

1995年,陈友三老师傅从设备修造厂退休,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可是所有人都相信,退休后的陈师傅是不会闲下来的。

果然,陈师傅响应当的号召,作为社会急缺的机加工人员,他的身影出现在每一个需要他的地方。

为个体企业研制了30立方米的跳汰洗煤机、狼牙破焦机;帮助地方企业上马钢球網架、中空玻璃、夹胶玻璃;介休机务段需要改进工艺,要上马内燃机车,陈师傅再一次抓住报效国家发挥余热的好机会,主持成立30人的内燃机配件厂,亲自上手改造内燃机主要配件,不讲条件,不讲待遇,千方百计完成了任务。

2014年,已经79岁高龄的陈师傅,在为铁路服务了11年后,光荣地退出了工作岗位。

“干点还能干的。”解甲归田的陈师傅,在日常的生活中依然没有停下为人民服务的步伐。

把小区花园里年久失修的桌椅板凳都修理好;自己掏钱买油漆,把石桥上的花纹再描一描;在健身器材上,陈师傅还画上了画儿——

“这个红太阳,就是咱们共产党!”

“这个大公鸡在打鸣,就是要告诉大家,好日子来了,好政策也来了,新时代来了,大家得赶紧起身干活了!”

“这个十二生肖,我是给孩子们画的,我人老了,可我就想着我这老党员总得给后辈留点啥,能一边玩儿,一边学会这十二生肖也行……”

一笔一划、一举一动,陈友三老师傅用一生的时间全心勾勒着一个老党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落日的余晖,洒在陈师傅画的画上,晕出一片金色的光……

责任编辑:赵超

版权声明   |   隐私与安全   |   常见问题解答   |   咨询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8009号-3

版权所有©信嘉彩票下载